□本報記者 李曉瑋張海濤
  這是一段縱貫中原的生命之渠,這是一幅豪放大氣的曠世畫捲,這是一首激越奮進的英雄凱歌。
  歷經8年艱苦奮戰,12月25日我省南水北調中線主體工程勝利完工,一渠清水永續北送的目標指日可待。
  半個世紀的夢想,一代偉人的勾勒,此時此刻變得如此真切。
  修築731公里乾渠,我省時間緊任務重,廣大建設者高揚紅旗渠精神、焦裕祿精神旗幟,克難攻堅、夙夜奮戰,鋪就了千里長渠,聳立起精神豐碑。
  壯哉,南水北調!壯哉,中原兒女!
  中原交響——
  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視,各方聚力共襄大業
  當霧霾徘徊不去,空氣質量飽受口誅筆伐的時候,人們或許沒有意識到,另一種環境危機也在凶猛襲來。
  針對日益嚴重的水資源問題,聯合國曾發出這樣的警告:未來的戰爭,很可能是以爭奪水資源為主的戰爭。
  我國是13個最貧水的國家之一,而華北地區水資源尤其短缺。上世紀中期,毛澤東提出偉大構想,借南方之水,解北方之渴,(下轉第二版)
  (上接第一版)共和國由此開始編織宏大的“調水夢”。
  “南水北調中線工程選擇了河南,既是光榮,更是責任!”省南水北調辦主任王小平說,河南舉全省之力,匯全省之智,合奏了一曲雄渾激昂的中原交響樂。
  省委、省政府把南水北調建設作為一項政治任務和頭號工程,高度重視。省委書記郭庚茂、省長謝伏瞻、副省長王鐵等領導多次檢查指導工作,研究解決重大問題。
  各級各部門傾力服務工程建設,和衷共濟,鼎力相助,為工程營造了良好的外圍環境。
  南水北調工程的實施,意味著我省一場史無前例的移民大搬遷,丹江口庫區及幹線20多萬群眾作出了巨大犧牲。當他們告別家園時,眼神滿含著不舍,腳步又是那樣堅定。
  還有大量的移民徵遷工作人員,還有7萬名工程建設者,更是在中原大地展開了一場只爭朝夕的大會戰。
  為了南水北調工程,無數中原兒女默默奉獻,沒人能一一說出他們的名字。他們把奉獻和拼搏寫進了歷史,歷史已將他們銘記!
  中原重任——
  渠段最長,開工最晚,難度最大
  今天,當我們佇立在嶄新的乾渠上,回望過去,很少有人清楚,當初建設者背負著怎樣的重擔。
  “想不到河南段的工程難度這麼大!”這樣的話語多次在記者耳邊響起,言者都是身經百戰的能工巧匠,三峽、小浪底曾留下他們奮戰的身影。
  河南段,確實很難!
  南水北調中線幹線工程涉及河南、河北、天津、北京四省市,但我省任務最為艱巨,許多專家感慨:河南成則中線成!
  渠段最長。我省境內乾渠長731公里,占乾渠全長的51%。
  開工最晚。其他省份2003年相繼開工,而我省黃河以北段2005年開工,黃河以南部分標段2011年才開工,但國家定下的主體工程完工時間都是2013年。不同的起跑線,卻有著相同的終點線。
  難度最大。各種渠道交叉建築物多,隧洞、渡槽、橋梁等共1211座,平均每公里1.7座。高地下水位、膨脹土(岩)等渠段密集,穿黃隧洞掘進、沙河渡槽預製吊裝等都是世界級技術難題。
  徵地拆遷可謂“天下第一難”,較之其他省份,我省南水北調中線工程乾渠的徵遷難上加難。焦作是整個中線工程唯一從主城區穿越的城市,涉及3800多戶居民。這麼大規模的拆遷在焦作城市建設史上是第一次,在中國治水史上也不多見。
  困難好像一把標尺,時刻檢驗著人類的精神刻度。
  巍巍太行,紅旗渠無言流淌。蘭考大地,焦桐根深葉茂。
  在紅旗渠精神、焦裕祿精神的發源地,迎難而上、不畏艱險的精神生生不息、代代傳揚。當南水北調中線工程的號角吹響,中原兒女再次向新的挑戰發起衝擊。
  中原鏖戰——
  克難攻堅,銳意創新,銜枚疾進,誓保工期
  第一次面對自己的徵遷任務時,焦作市徵遷幹部崔愛梅一籌莫展。
  但工程開工的時間已定,任務必須完成!崔愛梅全力幫扶,用真誠打動了搬遷戶陳玉琴老人,老人最後淚水盈盈地說:“我認你做個乾閨女吧!”
  像崔愛梅一樣,我省無數徵遷工作者宵衣旰食、任勞任怨,用真情唱響了一曲和諧搬遷歌,為早日開工贏得了寶貴時間。
  開工後,731公里的乾渠上,7萬名工程建設者揮汗如雨,若從空中俯瞰,該是多麼壯觀的一場戰役。
  731公里乾渠,寫滿了攻堅,寫滿了創新。
  前所未有的技術難題,在河南段來了一次大爆發,考驗著這群錚錚硬漢!
  膨脹土(岩)被稱為“土工界的癌症”,遇水會發生膨脹,極易造成渠道邊坡失穩。中線工程膨脹土(岩)渠段累計約340公里,其中大部分在我省。經過艱苦技術攻關,河南段徹底治愈了“癌症”。
  穿黃隧洞實現了長江與黃河的“握手”,支撐這場浪漫邂逅的,是一次次艱難的技術攻關,其中7項在國際上都頗具挑戰性。當進口盾構機出現故障,外方提出一個維修人員月工資20萬美元時,我方斷然說“不”。經過艱辛探索,盾構機又開始歡快地前進。
  此外,還有煤礦採空區充填灌漿,高填方高地下水位等諸多難題,最終一一破解。
  731公里乾渠,寫滿了抓進度,寫滿了搶工期。
  若是某個深夜,你沿著乾渠一路前行,此種場景定會反覆出現:燈火通明,車輛穿梭,機械轟鳴,一片忙碌。
  開工晚的河南段,要想不落人後,只有夜以繼日,奮力追趕。在工地,從來就沒有節假日的概念。在工地,倒計時牌總是置於最醒目的位置。
  為加快進度,工地成了許多建設者的家。長兄慈母病逝,方城六標項目經理陳建國竟抽不出時間回家看望。後來老父親又疾病纏身,陳建國索性帶父修渠。
  寶郟一標項目經理陳學才加入南水北調建設大軍後,基本沒有離開過工地,母親去世、女兒高考他都未能回家看看。“人生總有缺憾,為南水北調,值!”老陳言語懇切。
  我省還開展機制創新,組織勞動競賽,充分調動建設者的積極性,最終確保了順利完工。
  中原品質——
  千秋偉業,質量為先
  0.1%的差距,在別的領域或許能被容忍,在這裡卻不惜推倒重來。
  陳建國對工程質量要求近乎苛刻。一次,陳建國夜巡時發現工程與施工規範相差0.1%,立即要求推掉重來。結果,損失超過2萬元。
  有人不理解,陳建國語重心長地說:“我們受點損失是小事,南水北調工程質量是天大的事,不能有任何差錯!”
  南水北調建設者對質量的孜孜以求,來源於不辱使命的責任意識,來源於打造千秋偉業的雄偉氣魄。他們深知,工程細節上1%的缺陷,可以帶來100%的失敗。而水利工程的失敗,則意味著災難。
  “質量是南水北調的生命線!”大會小會上,這是王小平最常講的一句話。
  在工地上,有這樣一些不速之客。他們配備先進的檢測設備,從來不打招呼,進入施工現場後把角角落落查個底兒朝天。
  這些人的專業稱呼是“飛行檢測”人員,這是我省“稽察、巡查、飛行檢測”三位一體質量監管體系的一部分。河南段始終保持了質量監管的高壓態勢,對達不到要求的,採取上黑名單、清除出場等手段進行處罰。
  一系列措施,確保了我省南水北調工程質量始終保持良好,也打造出金光閃閃的中原品牌,省南水北調辦被國務院南水北調辦表彰為質量監管先進單位。
  一個只留下物質財富的時代,註定不是一個偉大的時代。
  在浮躁紛擾的今天,紅旗渠精神、焦裕祿精神能否歷久彌新,許多人表示質疑。我省南水北調中線工程建設者,用實際行動做出了肯定回答。
  迴首孜孜歷程,遠眺嶄新乾渠,新的目標在召喚。
  行百裡者半九十,我省建設者沒有陶醉於既有的成就,他們正全力加強乾渠後續建設,做好水質保護工作,加快配套工程進程,確保一渠清水順利北送。
  “清水滋潤京城日,共贊豫宛好兒郎”,中原,必將獲得更多喝彩!③11  (原標題:八年奮戰千秋偉業)
創作者介紹

異國短毛

fmceontz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