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頻:印尼總統選舉舉行首場電視辯論會  來源:廣西衛視
  中新網6月19日電 新加坡《聯合早報》19日刊文稱,印度尼西亞的外交決策目前是高度個人化的。它在國際外交上更大的參與,同其經濟增長和總統尤多約諾的願景有關。在尤多約諾的任期接近尾聲之際,他具全球視野的外交政策是否會持續下去已經引發了疑問。
  文章摘編如下:
  印尼總統大選即將在下個月舉行,候選人佐科和其對手普拉博沃都從前總統蘇卡諾的民族主義觀點吸取啟示。佐科借用了蘇卡諾(蘇加諾)以國家自豪感為中心的三大原則(Trisakti):在國際上積極維護民族自決的自由、經濟自供自給及建立強大的國家認同感。另一方面,普拉博沃擺出了蘇卡諾式的強人姿態。這些引起了一個問題:蘇卡諾主義對印尼的未來外交政策會有什麼樣的整體影響力?
  尤多約諾的外交政策
  在軍隊和政府里事業有成,塑造了尤多約諾具全球視野的世界觀,並讓他學習了同各國領導人建立個人關係的技巧。尤多約諾政府的外交政策可以用三個同心圓來形容:提升印尼國際形象、推動一個向外看的亞細安(東盟)、擴大印尼作為中等強國和大國同其他國家的關係。
  按尤多約諾和他的核心圈子的設想,外交部長馬蒂一直推動亞細安的核心地位,和一個更向外看的印尼外交政策。然而,尤多約諾的個人願景卻往往偏離外交部所制定的方向。例如,外交部嘗試讓亞太經合組織(APEC)瞭解亞細安利益的議程被尤多約諾擱置了。在2013年的亞太經合組織會議,尤多約諾更想商討的,是同時具有國內和國際考量的互聯互通與持續發展課題。
  尤多約諾和馬蒂也不時對外交政策持不同意見。以霧霾問題來說,尤多約諾的態度比外交部更通融。此外,對美國在達爾文駐軍和解決政治庇護問題,兩人也意見相左。不論是佐科或普拉博沃繼任總統,這種外交重點考量受到總統個人意見影響的趨勢、目前的外交模式和外交政策上的國際視野,大概都會持續下去。
  佐科:高姿態外交?
  佐科和普拉博沃都強調蘇卡諾的民族主義立場,還有這名印尼首任總統鼓吹的自力更生及加強政府管制的政策。
  儘管他的外交經驗有限,印尼國家選舉委員會最近發表的佐科提呈的願景與使命,卻對外交政策提出不少看法。強烈的民族主義立場不會阻礙佐科讓印尼在亞太區域扮演積極的角色。
  他設定了一些優先考量:解決區域邊界糾紛、擴大中等強國外交、建設印度太平洋區域結構、強化印尼外交部,比如其進行研究的能力、加強公共外交,尤其是擴大民眾在外交事務上的參與。佐科特別強調了海事領域。他的願景和印尼將在2015年擔任環印度洋地區合作聯盟(IORA)主席國是一致的。
  在國防上,佐科的目標是從2014年至02019年,增加國防預算1.5%、發展國內的國防工業、及同更多國家進行軍事合作。另一個特點是他承諾解決昔日違反人權的事件,並將通過區域機制如亞細安來推動。
  普拉博沃:向內看?
  同樣由國家選舉委員會發表,普拉博沃的願景和使命,是延續印尼長期以來自由與積極外交政策的原則,但卻沒有提及具體細節。他的重點主要是改變國內景觀,就像大印尼運動黨(Gerindra)黨綱“改變國家的六點行動計劃”所描述的。普拉博沃強調的是加強政府管制,和重組天然資源的管理。
  他的國內目標可以從他關註的基本課題一窺端倪:勞工,農業、漁業及中小型企業等領域。然而,普拉博沃政府是不太可能完全持保護主義。他強調外來投資的重要性,也支持副手哈達拉查莎(Hatta Rajasa)的“加速擴展印尼經濟建設藍圖”,而這藍圖在很大程度上依賴政府同私人部門合作發展印尼的基礎設施。
  普拉博沃聯盟有六個政黨,他的內閣將受到政黨利益的左右。他獲得許多伊斯蘭政黨的支持,因此將更註意國際上的伊斯蘭課題。
  選舉後的外交政策
  有兩個可能出現的情境:佐科或普拉博沃繼續總統努力實現自身外交議程的方式,或由外交部在前線主導。
  佐科或普拉博沃對課題會有自身的理解,或是會受到核心圈子和聯盟內許多利益相關者的影響,比如政黨與民眾。蘇卡諾強大民族主義願景的影響,也會決定新總統會選擇在什麼外交舞臺,和在什麼程度上表現出印尼的自信。
  尤多約諾有擴大印尼外交舞臺的雄心,希望印尼能夠和大國與區域強國平起平坐。佐科的中等強國觀念強調的是南南合作及發展中國家與發達國家的協作。
  在亞細安凝聚力不足之際,外交部將繼續把重點放在建立互信和處理區域內糾紛。推動在2015年建立亞細安共同體、區域全面經濟伙伴關係協定(RCEP)、探討制定亞細安發展目標,是其他同樣重要的課題。當印尼的經濟實力增強,它在二十國集團的地位也跟著提升時,印尼的外交政策將無可避免地日益強調全球主義。(賽倫德拉)  (原標題:聯合早報:印尼總統大選後外交政策有新方向�
創作者介紹

異國短毛

fmceontz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